5万主播的“直播电商第一城”杭州,大批数字人主播正涌入直播间

2023-09-01 09:42

杭州滨江区的一家数字人直播基地,40多台电脑一字排开,屏幕上,数字人主播正不知疲倦地24小时连播介绍商品——在已坐拥5万主播的“直播电商第一城”杭州,一大批数字人主播正在涌入直播间。

相较于动辄每月十万元以上的真人直播投入成本,品牌方每月花数千元,配备一台电脑、一名运营人员,就可以打造自己的直播间——上周,位于杭州的国内头部直播电商企业谦寻控股发布AI数字人业务。


202391


杭州总部同样在杭州的淘宝直播,其top主播烈儿宝贝在7月底的一场直播中,启用6个不同妆造的烈儿宝贝数字人,和本人同台上播。政府部门的态度也很积极。上月,浙江省商务厅副厅长专门带队,相继考察杭州两家虚拟数字人企业,了解AI数字人直播发展情况。杭州市商务局负责人表示,期待数字人主播的探索,为杭州的数字经济和直播电商产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。


与之相应的政策背景是:8月15日,由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颁布的《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正式实施,明确鼓励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在各行业、各领域的创新应用。

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注意到,杭州正循着人工智能发展趋势,从政府层面到企业、商家,逐层发力拓展新蓝海:数字人主播。


店铺自播是数字人“主战场”

“在杭州,每244个人里就有一个是主播;每12个人里,就有一个从事直播相关行业。”杭州市商务局党组成员、总经济师武长虹向澎湃新闻如此描述杭州直播产业盛况。


据浙江省商务厅数据,杭州目前有综合类和垂直类头部直播平台32家、主播近5万人,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超5000家,数量列全国第一,带动就业超100万人。


算上数字人,杭州的主播远不止5万人。以AI数字人公司南京硅基智能一家的数据,该公司已“生产”近150万个数字人,与30万余家商家达成合作,与4万余个电商带货直播间达成合作。


长期研究直播行业的浙江传媒学院教授朱永祥告诉澎湃新闻,从2022年起,数字人主播开始出现,今年有数量明显增多的趋势,“从目前技术看,数字人主播比较适用于单一品类的店铺自播,可以解放真人主播一部分重复性的体力劳动,但不会完全取代真人。”


的确,店播领域是目前数字人主播集中的主场。在拼多多的某运动品牌官方旗舰店直播中,数字人主播一边手持产品介绍,一边对网友提出的“能不能夏天穿?”的问题作出准确解答,实现实时互动。


“店播这一块相对标准,因为每个品牌产品结构会相对单一,技术就比较容易能解决产品呈现的问题。另外,店播逻辑基本上是5到10分钟话术的循环,内容结构化程度是比较高。”谦寻控股首席信息官廖俊龙介绍,很多商家做不好自播,原因一是真人主播成本太大,二是专业主播人才较少,而这些是数字人主播的优势。


已经有店播主播被数字人主播“卷”到。一名杭州美妆品牌的主播告诉澎湃新闻,她所在商家最多时有3名真人主播轮播,如今只剩下她一个,“除了黄金时段由真人播,其他时间都换成了完全不用休息而且更便宜的AI主播。”


经测试,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,AI数字人单次直播的GMV(网站成交金额)、人均在线时长、成交转化率、场观人数等关键数据均优于真人直播,或与真人直播基本持平。随着ChatGPT等技术的出现,数字人主播在画面输出、互动性方面有了极大的提升,但毕竟起步不久,好看的形象已然有之,“有趣的灵魂”仍然缺位。


“ 数字人主播有优势,也存在局限性,和面对所有AI技术一样,我们需要客观地看待这个新事物。”朱永祥告诉澎湃新闻,主播经济的底层逻辑是信任经济,而数字人主播很难建立与观众之间的信任度,而且在直播过程中,数字人可能很难捕捉到一些即兴的互动场景。


对此,陶亚冬表示,以目前的技术条件,数字人主播确实没有办法代替真人主播建立与粉丝之间的信任关系,所以数字人主播现阶段是往店铺自播的方向推,因为品牌自播的消费者核心诉求,不是因为信任主播才来买,而是对产品有需求,“但AIGC(生成式人工智能)的进化实在太日新月异了,我不敢对今后是否能突破这个点,而妄下判断。”


政府支持发展数字人主播等新业态

对于直播机构推出数字人业务,杭州政府部门表现出“乐见其成”的态度。


杭州市商务局党组成员、总经济师武长虹表示,2022年杭州市网络零售突破万亿,占全省网零近40%,电子商务增长值1929亿元,占全市GDP总量的10.3%。其中,淘宝、抖音、快手三大直播电商平台上,杭州实现销售总额1714亿元,直播电商已经成为拉动杭州经济发展的新引擎、新动力。


直播电商的拉动作用在杭州滨江区更为突出。杭州市高新区(滨江)管委会副主任、副区长洪潮介绍,滨江已集聚直播电商企业300余家,辐射上下游企业近千家,2022年整体营收超200亿元,列全国直播电商百强地区榜首。



202391


某公司数字人主播发布、商家洽谈现场“希望头部企业为直播电商行业发展开拓新蓝海,为杭州的数字经济和直播电商产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。”针对谦寻控股在数字人业务上的推进,武长虹表示。澎湃新闻了解到,杭州市政府去年出台的《关于促进杭州市新电商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》中明确提出“鼓励数字化场景应用”、“优化科技应用体系”。2023年,浙江省政府《关于进一步扩大消费促进高质量发展若干举措》中也明确提出,支持电子商务直播发展,支持发展数字人虚拟主播、元宇宙新消费场景等新业态新模式。


据公开消息,7月,浙江省商务厅副厅长带队,先后赴余杭区和一家数字人直播基地,调研虚拟数字人产业发展。


在全国范围内,大厂也在近期纷纷下场AI电商赛道。腾讯发布“腾讯智影”,可生成数字人形象;京东云推出“言犀虚拟主播”;淘宝发布“AI生态伙伴计划”,并在今年618商家大会上表示,在5年内实现商家运营工具的全面智能化。


8月15日,由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发布的《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正式实施,也被业界视作是政府层面释放的积极信号。《暂行办法》提出国家坚持发展和安全并重、促进创新和依法治理相结合的原则,采取有效措施鼓励生成式人工智能创新发展,对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实行包容审慎和分类分级监管,明确了提供和使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总体要求。


另外,从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看到,2022年新增虚拟主播企业注册数达到948家,47.5%的受访用户认为未来真人主播和虚拟主播将共存,2025年虚拟主播缺口高达900万。